无标题文档
王玉芝的美丽世界
发表时间:2017-11-16    来源:松原文明网

   在长岭县三团乡六十八村一社,提起农民王成方,岁数大的人都知道。虽然去世九年了,可是说到他扔下的七口之家,人们都会摇头、叹息。

   王成方的老伴杜淑琴和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 78 岁的弟弟王成里都是智障。家里唯一的健全人就是大女儿王玉芝。今年46 岁的王玉芝人长得漂亮。年轻的时候,有很多媒人来她家说媒,也都希望这个村花早些嫁出去,离开这个家。那时候,无论谁来提亲,王玉芝唯一的条件就是男方必须是本屯子的,她说,母亲还有弟弟妹妹需要她来照顾。后来,王玉芝嫁给了本屯子的青年张华。

    母亲智障,干不了家务活,王玉芝11岁的时候,就能帮着母亲做棉衣,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王玉芝长大了,家里的重活累活都得她来干。叔叔王成里的智力比几个侄儿还要差,别说活干不了,有时候还给家里添乱,成天和弟弟妹妹嬉戏玩耍。九年前,父亲患病离开了这个家。从那以后,王玉芝就像个男人似的撑起了这个家。大妹妹到了该结婚的年龄,王玉芝就四处托人,在本屯子找个小伙,目的就是结婚后自己能照顾她。妹妹结婚后,王玉芝本想,嫁给别人,一定能生一个健全的孩子,没有想到,妹妹生下来的外甥女,也是一个智障的孩子。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好人家也不可能娶一个智障人做媳妇,王玉芝妹夫的智力也有问题,这样,这个家就又多了一口让王玉芝放不下的人。从妹妹出嫁那天起,王玉芝也把妹妹家纳入到了自己的“管辖”范围。

   这些智力不健全的人,放到谁的身上,谁都够呛!可是一提到这些,王玉芝只是笑笑说:“这都习惯了!”前年冬天的一天,刚做好晚饭,王玉芝发现母亲不见了,冬天黑得早,王玉芝就到屯子里四处找,找到晚上九点多也没有找到,后来王玉芝就找到社主任,用大喇叭发动屯子里的人帮着找,这时,爱人给她打电话说,母亲自己回来了。回到家,王玉芝看到母亲蜷缩在炕头上瑟瑟发抖,她扑在母亲身上哭成了泪人,她怕母亲冻死在野外。去年春天,妹妹王玉荣不慎小腿骨折,本应该到县里的医院去治,可是考虑到昂贵的费用,王玉芝就自己挽起袖子,找来两块薄木板给妹妹打上了“夹板”。老天也许对这样的家庭就是照顾,妹妹在炕上躺了几个月就能下地了。王玉芝每天在自己家做完家务,就得忙着到后院的母亲家,帮着把饭做好,收拾好屋子。有一年秋天,家里买回来了过冬的大葱,王玉芝就让弟弟妹妹把葱收拾一下,也许是王玉芝没有交代清楚,等她从屋里出来,看到几捆大葱都让他们扒光了皮。王玉芝哭笑不得。

   结婚后,王玉芝把一半时间都放在了娘家,开始的时候,爱人张华非常不理解,经常和王玉芝生气,还提出来要和王玉芝离婚,可是王玉芝也没有办法,她说作为女儿不能扔下他们不管。每天她还是抽出时间去后院。有一年,王玉芝的傻叔叔重病住进了医院,几天时间花去了七八千元钱,这钱都是王玉芝拿的,爱人张华就冲着王玉芝瞪眼睛,但是静下心来,张华也觉得没有办法,也不能眼看着老人躺在医院没人管啊!时间久了,王玉芝的爱人也理解了自己媳妇的苦心,现在和王玉芝一起来照顾这个家。有几次,王玉芝的两个弟弟出去帮别人干活,被屯邻用酒给灌醉了,张华看到小舅子喝得不省人事,他就去找那位邻居要讨个说法。每年一入秋,王玉芝就要去长岭县城,提前买回来一些常用药,以备冬天给母亲他们吃。头几年,王玉芝的母亲住的房子破烂不堪,成了危房。乡里就把他们家确定为重点贫困户,乡里主要领导还和他家结成帮扶对子。去年,给他们家盖了三间彩钢房,一些爱心企业还给他们送来了米面油等生活用品。10月下旬,长岭县“卫计局”疾控科的李双带着局机关干部职工捐赠的钱和物,来到王家看他们,这也是他们第三次来到王家,他们还表示,以后会经常来。三团乡卫生院、长岭县城的大象牙科的部分员工也把爱心带给了王家。看到大家来看他们,王家几口人也都很高兴,虽然不会表达,但是他们的脸上也是喜滋滋的。

责任编辑:江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