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六月六沐发节
发表时间:2013-11-21    来源:

l985年7月16日(农历五月二十九日),笔者与吉林省艺术集成办公室负责人、满族音乐家石光伟、延边自治州文化局副局长金昌浩、朝鲜族艺术家李黄勋诸先生一道飞抵青海西宁参加全国民族文化遗产搜集整理研究工作经验交流会。
    农历六月初七,按大会安排,我们与会人员起早乘车赶往湟中县塔尔寺,参加藏胞一年一度的晾宝节。
    塔尔寺,是我国藏传佛教“格鲁派”(俗称“黄教”)的六大寺院之一。它是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始建于1379年(明洪武十二年),经历代不断扩建、修筑而成今日之规模,整个寺院依山势起伏而建,组成完整的汉藏民族形式巧妙结合的建筑群,占地40余公顷。其中被誉为“世界第一庄严”的大金瓦殿、小金瓦殿覆盖的都是用当年施主施舍的数千两黄金、数万两白银浇铸的镏金瓦。
    我们来到塔尔寺时,仪式刚刚开始。一个喇嘛仪仗队在无数信徒、群众的簇拥下步入广场。仪仗队前有16人高挑经幡。各色经幡是用丝绸缝制成的高约2米、直径30公分左右的圆筒、挑经幡的长竿上有的是镶嵌龙头,有的是装有斧戟。其后,有8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喇嘛手持l米多长的短棍,威威武武,飒飒爽爽。其后是喇嘛乐队。乐队中有8人吹奏长杆“别拉”,8人敲击打击乐。仪仗队后,有数十人肩扛着一个40-50公分粗的长长布卷,在仪仗队的导引下,直登一个高约百米左右的山顶。布卷放在山上徐徐展开垂下。
    啊,原来是释伽牟尼巨幅大像。数一下,其宽为33幅布。
    晒一个小时后,巨像自下而上卷起。又由仪仗队导引,扛回寺中,佛像经过之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跪于路旁。如能被随佛像路过的活佛摩一下头顶,或挤上前扛一下佛像,顿时喜形于色,似乎吉祥幸福就要降临他的身上。
    归来记录这段经历时,我联想起关东的晒衣、濯发习俗。
    我国民间喜好把月数、日数相同的日子定为民俗节日,如二月二、三月三、五月五、六月六、七月七、九月九等等。
    明代孙德符的《万历野获编》载:阴历六月六“妇女多于是日沐发,谓沐之则不腻不垢”。我国“五行说”云:古人认为“六”是极阴的数,六月六是两个极阴的数相逢,对妇女多有不利。而阴阳五行说有“天一成水,地六成水”一说,水可解脱六之厄运,于是妇女多在六月沐发。推广开来,民间还多在这天晾衣、晒被。文人也在这天晒书,以免发霉生蛀虫。
    不过,这种“五行说”不易为民间接受。另有二说,一说六月六是女娲忌日,女娲是美丽女神偶像,民间女子多沐浴祭祀祈求幸福吉祥;二是说六月六日虫王节,农民焚香上供,祈祷保佑庄稼丰收,家中也要晾硒衣服,防虫蛀。
    从青藏高原到松、嫩江畔,晾硒时间竟如此惊人接近,原因就是农历六月六 (公历7月上中旬)已到小暑大暑之间,多已进暑伏,天气最热,但也值返潮期,不晾晒极易发霉。所以就用节日形式固定下来了。

 

——摘自:《郭尔罗斯考略》王迅著

责任编辑:王心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