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满族的礼规
发表时间:2013-11-21    来源:
 满族是一个非常重视礼仪的民族,素有尊敬长者,重视礼规的风俗。
    过去不论大家小户、官宦、平民,都有晨昏定省的规矩。每日清晨起,晚辈要向长辈请安,行磕头礼或打千。新岁卑幼见尊长,必长跪叩首。就是小孩子平日在家玩时,遇见长者也必须肃立请安,待长者进屋或走远后,才能再玩。在路上遇见长者,小辈骑马的要下马,闪在路旁,步行的要停步,对长者皆称"赛音"(满语"好")待长者走过去后,小辈才可以行走。长者也很客气,说:"谢谢阿哥,请上马先行。"青年人才能上马赶路。上马后不能打马如飞,在走出约一箭之地后,方可逐渐加快马速,路上如遇有问路者,要停下手里活计,详细指明去向,并起身送一程。如果晚辈因事外出或去上学,一定要先叩问父母,侍得到恩准后,方可动身,否则不可先行。外出归来不可先进自已屋,必须先禀告长者以慰亲心,获准后方能叩谢回房洗漱休息。如果晚上回来,必要先去看望长者,如果长者己安睡,以手伸到褥子下试其炕凉热,然后方能回去休息。在过年时,晚辈无论男女,都要给长者磕头,这在满族则是最大礼节。磕完头起来用常礼请安。
    过年时,两个秧歌队相遇时,赶车赶爬犁的车老板要行碰鞭礼,其他礼节主要是秧歌队领队施行,其动作是左手扶腰刀,屈右膝,相互"左卡肩,"右卡肩"、再"左对膝,"右对膝"、"左对刀把"、"右对刀把"、"举绳甩",最后行抱腰大礼,多者达几十种礼节,每见一次礼后,退回,再向前反复施礼,礼毕,锣鼓齐鸣,两队互相用秧歌队形穿插而过。
    满族少辈媳妇每日早起后,要先到西屋将公婆的尿盆倒了,洗手后再为公婆装烟,装好烟后自己划火点着,然后用手帕将烟袋擦干净双手递给老人。待公婆都起来后,媳妇便端来早以烧好的洗脸水,垂手待立一旁,等公婆洗完,先将水盆端到地上,用抹布将炕席擦净,然后再将老人的鞋放在炕根下摆好,最后才能端着洗脸水退着走出屋门。
    满族媳妇不能和公婆同桌用饭,而孙子和孙女倒可以,吃饭时老人要坐主位,左边可以坐孙子,右边坐孙女,而媳妇则穿着大褂垂手站在桌头一米远的地方看着老人吃。待老人把一小碗饭吃完,媳妇便十分麻利地将早已装备的另一碗饭,毫无散落地扣在老人碗里,待老人吃完饭漱口后,媳妇才可以拣回自已屋内去吃。但在自已吃饭前,必须要先为老人装烟。
    满族人家来客,不论认识不认识,都热情招待,和亲朋一样,先请上炕,然后递烟,捧上榛子、松籽、茶等,吃饭时客人和长者在南炕上吃,年轻的姑娘媳妇在地上站一溜儿,垂手侍候,请客人喝黄米酒,喝得越多主人越高兴。留宿时因旧时是南北对面炕 (西炕不住人),所以有男女主客住一炕的习惯,但客人须合衣背对女主人而卧,第二天辞行时,不用付费用,只要和男主人行擦肩大礼即可。家中来客人,必须由男主人陪伴和吃饭。如长者不在家,只能男孩陪,余者谁也不行。就是女儿亲家来了,如果家里男主人不在,只能儿子,甚至孙子上桌陪饭,女主人辈分再大,也上不了桌。
    满族待客也是十分讲究的。如果是长者则先请安,然后让坐,用温水打手巾一条,请客人擦脸,再装烟倒茶。这时四季常礼。吃饭时先用于净的抹布当客人面再将桌子擦一遍,接着来四个压桌小碟摆在桌心儿,再上吃碟和筷子,筷子要摆齐,放在吃碟右侧,粗头朝外,细头朝里。一般人家均四个菜或六个菜,上菜时要上双,不上单儿,也就是一次上两盘儿,四季待客的饮食,夏取凉,冬用热,春秋凉热适中。
    满族的礼规里边,辈分极严,男性长者从不进晚辈的屋,甚至有的老人至死还不知道儿媳和孙媳的屋内是啥样的。大伯子外出回来,在迸自己的屋前,一定要在窗外咳嗽一声,借此给儿媳或弟妹一个信号。如果是老人回来了,儿媳要马上开门出迎,见礼后接过长辈的东西,再用手帕轻轻为老人掸去灰尘,长辈先迸屋后,自己再快步跟进,而且先行几步,为老人开门或打开帘子,如果是冬季要为老人扫去身上和脚上雪,拔旺火盆后,再装烟倒茶,直到老人让走了,才可以低头垂手退着出屋门,并随手轻轻地为老人关好门。如果听出来者是大伯子,就要赶快回自己屋内,以免撞见彼此感到不便。
    平辈小叔子和嫂子见面,要给嫂子"打千请安",若是小叔子比嫂子岁数大,小叔子施礼后,嫂子需扭脸向一边,说:"兄弟请坐"。这样的礼节俗称"扭脸儿",等于给小叔子还了半礼。过年的大年初一,当年的新媳妇要到所有的亲属家中拜年,亲属亦有所回赠,如果没有回赠,视为大不敬,会被所有人耻笑,小辈在初一耍到各长辈家拜年。
    相见的礼规,男人是打千,也叫请大安,请大安的动作是,先弹一下马蹄袖,左手贴身,右手垂下,让袖头朝下,右腿后弯,左腿前屈,上身前顷。女人是双手扶左膝,右腿微屈请安,女人和女人相逢行"拉拉礼",即互相拉手致意,老人之间,行顶头礼,老夫老妻久别相见,也行顶头礼,即一人头顶另一人胸脯,另一人则用手摸对方的后脑或后脖梗。另外还有长幼之间的抱腰大礼、跪拜礼等礼规,非常繁琐。
    以上这些礼规,随着时代的变革早已变得十分简化了,但是,满族人的尊敬长者之风,至今也没有改变。
责任编辑:王心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