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浅议宁江州大捷(上)——纪念宁江州大捷九百周年
发表时间:2014-09-18    来源:松原文明网

 

打在得胜陀立马号众,传梃发难,誓师起义,举兵反辽。师次西指,越过扎只水和辽与生女真界壕,击败了前来阻截的渤海军,击毙了契丹将领耶律谢十。“敌大奔,相蹂践死者十七八。”(《金史·本纪第二· 太祖》) 直捣辽之军贸重镇宁江州,十月朔克其城,拉开了反辽获胜的序幕。接着又攻克了出河店、宾州、祥州、咸州、达鲁古等军事重镇,“乘胜入黄龙府五十余州,浸逼中京”(《金史·本纪第二·太祖》) ,继而灭辽廷,败北宋,占据了中国北部的大半壁江山,成为与南宋对峙的强盛势力,形成中国历史上第二个南北朝格局长达120年之久。    阿骨打首战宁江州告捷,为辽朝的灭亡敲响了丧钟,一代兴亡,由此开始。宁江州大捷,作为金代的开国兴邦肇基之首战,在辽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留下了不朽的篇章,一直为世人所瞩目。

多行不义必自毙阿骨打为什么要兴兵反辽?又为什么要首战宁江州?这是有其民族根源和历史原因的。首先是辽契丹贵族对生女真的民族压迫。生女真在长期发展过程中,深受契丹贵族的种种奴役和压迫,辽统治者每年都向生女真索取贡品,开始进贡的主要是马匹,后来又增以北珠、貂皮、良犬和俊鹰等物。这些贡品,有的是当地土特产,有的竟要到外地购买。辽朝在宁江州设置榷场,榷场中对女真人民“低价”强购,巧取豪夺,横加勒索,百般凌辱。“低其直,并拘辱之,谓之‘打女真’”(《金史· 本纪第二·太祖》)。《松漠纪闻》载:宁江州“女真率来献方物,若貂鼠之属。各以所产,量轻重而打博,谓之‘打女真’,后多强取,女真始怨,暨阿骨打起兵,首破此州,驯致亡国。”边防诸将,巧立名目,乱派捐税。如东京留守、黄龙府尹等“每到官各管女真部族,依例科敷拜奉礼物,各有等差,所司敞幸百出”(《金史·本纪第二·太祖》)。辽政府要求进贡大量珍贵裘皮和难以捕捉的供契丹贵族打猎用的“海东青”,“责贡尤苛”(《金史·本纪第二·太祖》)。其次是政治压迫。除了经济上残酷掠夺外,更使女真人不能容忍的是辽的银牌天使,他们每到一处,必须有女真美女陪宿,使女真人更加愤怒。《松漠纪闻》载:“大辽盛时,银牌天使至女真,每夕必欲荐枕者,其国旧轮下户作止宿处,以未出适(室)女待之。后求海东青,使者络绎,恃大国使命,惟择美好妇人。不问其有夫及伐阅高者,女真浸忿,遂叛。”综上可以看出,辽统治者在经济上残暴盘剥、野蛮掠夺女真人,在贸易中强买强卖;在政治上残酷压榨、肆意践踏女真人。因此,引起女真人的强烈怨恨和极度愤慨,致使女真人反叛。

宁江州距女真集居地较近,女真熟知其周围的地理环境,可进可退,有迂回的余地。由于契丹贵族长期在宁江州盘剥女真人,在感情上女真人对宁江州贵族仇恨最深。所以,阿骨打举兵反辽,首战宁江州。

责任编辑:吴泓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