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浅议宁江州大捷(中)——纪念宁江州大捷九百周年
发表时间:2014-10-01    来源:松原文明网

师出有名谋略多 辽统治者倒行逆施的种种罪恶行径,引起了女真人的强烈不满和无比愤恨,“康宗时嘗以不遣阿疏为言,稍拒其使者”,到阿骨打时开始有计划地反抗。其表现形式体现在明争暗斗。《辽史·本纪·天祚皇帝一》载:天庆二年,天祚帝“幸混同江钓鱼,界外生女真酋长在千里内者,以故事皆来朝。适遇‘头鱼宴’,酒半酣,上临轩,命诸酋长次第起舞,独阿骨打辞以不能,谕之再三,终不从。”这是阿骨打当面与辽朝皇帝的对抗,搞得天祚帝非常没有面子,“头鱼宴”不欢而散。后来,天祚帝欲“托以边事诛之”,被萧奉先以“人不知礼仪,无大过而杀之,恐伤向化之心。”之谏而止。阿骨打回到完颜部后,对族人说:“辽人以备我,我必先治之”,积极为反辽作准备。

一是在拉林河右岸修建了许多城堡。1962年和1981,考古工作者在拉林河右岸(东北)发现属女真人经营的古城达16座之多。这些古城沿河边分布的较多,而且古城方向多座北向南,城门多辟东或北,向西南防御。这些古城址虽在建筑时间上会有先后之分,但是其中大部分应为阿骨打起兵反辽前所建。其建城目的也无非是设险自守,为“仗义而西”防辽反辽做军事准备。

辽统治者对女真人的防御也有所警觉,辽东北路统军司曾先后两次派节度使涅哥和阿息保前来诘问“汝等有异志乎?修战具,饬守备,将以谁御?”“乃遣侍御阿息保问境上多建城堡之故”。

二是“拜天射柳”。在反辽之前,拜天射柳活动在生女真地方普遍盛行。这是阿骨打在女真人中练习骑射技术的重要举措。女真反辽,迫切需要提高本民族的骑射技术,需要依靠骑术精湛、箭法准确的勇士们去战斗。由于生女真居地柳树颇多,如果以柳为“的”练习箭术,目标随处可取。出于战争的需要,阿骨打就地取材,引入了契丹的射柳活动,以锻炼本族的骑射本领。

三是暗中窥探,获取情报。在起义前,阿骨打以索阿疏为名,曾两次派人去窥探敌情。在获取确切敌情后,于天庆四年(1114)在得胜陀誓师,一举攻克宁江州。

四是施展才华,谋略高超。在反辽战争中,阿骨打施展了他的军事才华,充分发挥了他的聪明才智,群策群力制定谋略,为反辽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第一是在战略上实施民主决策。《大金国志·上》载:“金国凡用兵征伐,上自大元帅,中至万户,下至百户,饮酒会食,略不间别与父子兄弟等。所以上下情通,无闭塞之患。国有大事,适野环坐,画灰而议,自卑者始,议毕即漫灭之,不闻人声。军将大行,会而饮,使人献策,主帅听而择焉。”

第二是在对辽作战中实施了非常严厉的奖惩机制。《金史·卷二·本纪第二·太祖》在记载阿骨打对将士们作战前动员时说:“汝等同心尽力,有功者,奴婢部曲为良,庶人官之,先有官者叙进,轻重视功;苟违誓言,身死梃下,家属无赦。”

第三是采取了怀柔政策,用俘虏在辽军内部瓦解敌人。攻打宁江州时,由于城内多是渤海兵,于是他提出“女真、渤海本同一家,我兴师伐辽罪,不滥及无辜也”。来分化瓦解渤海兵;他还释放了被俘的渤海防御使大药师奴和渤海将领梁福、斡达剌等人,“阴纵之,使招谕辽人”。让他们回去劝说渤海士兵放下武器,停止抵抗。

第四是采取了战前动员激励法。《契丹国志· 卷十·天祚皇帝上》记载,阿骨打在护步达岗战役前动员时说:辽帝“下诏有‘女真作过,大军翦除’之语。阿骨打聚诸酋曰:‘始与汝辈起兵,盖苦辽国残虐。今吾为若卑哀请降,庶几纾祸,乃欲尽行翦除,为之奈何?不若杀我一族,众共迎降,可以转祸为福。’诸酋皆罗拜曰:‘事至此,当誓死一战’。” 另在《辽史》、《金史》、《大金国志》等史书,也都有类似的记载。《金小史·卷一》载:“辽君大怒,下诏欲必灭女真。阿骨打会酋豪,以刃面,仰天而哭曰:‘吾与若辈起兵,苦契丹之贪残,欲自立国耳。吾今为若卑哀请降,庶几纾祸。乃欲尽剪除我,为之奈何?不若杀我一族而降。’诸酋皆罗拜,愿死战,志益固。乃引其兵前行。”阿骨打用刀子划破自己的脸,在女真风俗中表示极大地悲哀和愤慨,此番战前动员,阿骨打不惜以刃面,声泪俱下,其言其行极大地鼓舞了将士们的斗志。因此,将士们“愿死战,志益固”。

五是师出有名。阿骨打在伐辽前的誓言中说:“世事辽国,恪修职贡,定乌春、窝谋罕之乱,破萧海里之众,有功不省,而侵侮是加。罪人阿疏,屡请不遣,今将问罪于辽,天地其鉴佑之。”阿骨打在誓师词中,把不交出阿疏作为辽国的一大罪状,辽金之间的战争,几乎都出现了阿疏的名字,似乎交出阿疏,辽金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了。可到最终擒到阿疏后,也不过只照例打了几板就草草了事。《金史·列传第五》载:“天辅六年,获阿疏,军士问其曰:‘尔为谁?’曰:‘我破辽鬼也’”。可见阿骨打反辽是“师出有名”。

责任编辑:吴泓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