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浅议宁江州大捷(下)——纪念宁江州大捷九百周年
发表时间:2014-10-21    来源:松原文明网

 

意义重大垂青史

一是宁江州大捷增强了女真军反辽必胜的信心,鼓舞了军队的士气和战斗勇气,为辽朝的灭亡敲响了丧钟,为金朝的勃兴奠定了基础。一代兴亡,由此开始。

起初,阿骨打兴兵反辽获胜的信心并不是很坚定的,阿骨打“头鱼宴”受辱后,愤愤不平地回到完颜部,决意与辽朝公开决裂,积极进行抗辽准备。《金史·完颜忠传》载阿骨打在与将领迪古乃商议战争时说:“我此来岂徒然也,有谋与汝。汝为我决之。辽名为大国,其实空虚,主骄而士怯,战阵无勇,可取也。吾欲举兵,仗义而西,君以为如何?”阿骨打在反辽誓师时有“若大事可成”之语,上述记

载证明他既想兴兵反辽,又没有十足的获胜信心。

阿骨打誓师伐辽的直接原因,是为索取叛人阿疏而“问罪于辽”, 《大金得胜陀颂》碑说阿骨打起兵,是“受天之佑,恭行天罚”,就是要索回阿疏。至于当时阿骨打要夺取政权、改朝换代的思想,是很不

明确的。从起义的规模看:“诸路兵皆会于涞流水,得二千五百人”,与辽的势力相比力量相差太悬殊。可见阿骨打当时起义的主要目的是报复宁江州辽统治者。因此在初战克辽后,撒改令宗干、希尹前来劝

,被阿骨打婉言谢绝。宁江州大捷后,壮大了女真军的力量,鼓舞了女真军的斗志,坚定了阿骨打称帝建国的决心,到出河店战役结束后,阿骨打已有一万名士兵,1115 年正月,当撒改、吴乞买再次劝进时,阿骨打欣然接受了,改元建国,国号曰金。

二是宁江州大捷给辽统治者和官兵在心理上造成重创,使他们从最初的鄙视女真人转变为惧怕女真人。当阿骨打最初起义时,天祚帝正在庆州射猎,他听到女真起义的报告后,“闻之略不介意”,到宁江州失守后,天祚帝才感到问题的严重,调兵遣将于鸭子河北的出河店,两军对垒。由于辽军的轻敌,出河店之战辽军被打得落花流水。    在交战中辽军深知女真兵的英勇顽强,所以闻风丧胆。东北路统军使达不也在宁江州战役中,临阵脱逃。由于辽统治者的腐败和女真军的英勇,在辽军中流传着各种涣散军心的流言。由此可见宁江州大捷给辽统治者和官兵们造成的心理压力是何等巨大和深刻,它对于加速辽朝的崩溃和灭亡起到了催化剂一样的作用。

文物为证史为据

《辽史·地理志二·东京道》条载:“宁江州,混同军,观察,清宁中置。初防御,后升。兵事属东北统军司,统县一:混同县”,《辽史·地理志一·上京道》条载:“长春州,……兵隶东北统军司。”上述记载可知,宁江州和长春州虽然不在同一行政区,但它们的兵事却都隶属于东北统军司。宁江州和长春州必然相距不远,且互相间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近日,在大安召开了《第十二届中国辽金契丹女真史学术研讨会》,承接辽金历史切点核心事件的宁江州大捷及相关问题,受到与会者的高度关注,其中,辽代长春州的治所问题成了这次会议讨论的

热点话题之一。以前,学术界普遍认为辽之长春州在塔虎城,其主要依据是长春州周边的自然地理环境与史载相符。《辽史·地理志一·上京道》载:“长春州,韶阳军,下,节度。本鸭子河春猎之地。兴宗重熙八年置,隶延庆宫,兵隶东北统军司。统县一:长春县。本混同江地,燕蓟犯罪者流配于此。”

和《金史·地理志·北京路》载:“辽长春州,韶阳军,天德二年降为县,隶肇州,承安三年来属,有达鲁河、鸭子河、别里不泉。”这次会议却有人提出异议,认为长春州不在塔虎城,应在洮南城四家子古城。持这种观点的学者,先是否认塔虎城是辽代城,其依据是2002 年省考古所在城内公路两旁的局部发掘(至今未出发掘报告),参与发掘者说没有发现辽代文物,结论是塔虎城不是辽代城。既然塔虎城不是辽代城,自然就不能是辽代的长春州。进而推断辽之长春州是城四家子古城,而塔虎城是金肇州。《金史·地理志上》载:“肇州,下,防御使,旧辽之出河店也。天会八年,以太祖兵胜辽,肇基王绩于此,遂建为州。”既然否认塔虎城是辽代城,却又怎么能是金肇州呢?言者自相矛盾。城四家子古城远离混同江和鸭子河,与史载相悖;城四家子古城东北35里没有湖泡,与《辽史·营卫志》载:“鸭子河泺东西二十里,南北三十里,在长春州东北三十五里”的记载也不相符,又怎么能是长春州呢?

仅靠几件可移动文物,是不足以为证的。《辽史纪事本末》载,天庆七年“春正月金兵攻长春州,国兵不战自溃,孟古、皮室、四部及渤海人皆降金。”由此可见,辽代长春州城的居民有许多渤海人,因渤海人与女真同族同俗,其遗物也可能会被误认为是金代的。退一步说,塔虎城是局部发掘,没发现辽代文物亦属正常。依据局部发掘的信息而对全局下结论,未免出现以偏概全的唐突结论;参与发掘者的叙述,其依据是否科学可靠,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只有对古城进行全面挖掘,才能真正反映文物内涵,获得实质性信息。何况发掘

报告至今还没有面世,对一些出土文物的鉴定缺乏科学依据,说塔虎城不是辽代城的结论唯恐难以成立。

研究历史,要以文物为证,历史为据,要以自然地理环境为坐标参照物,考订的结果才会准确无误。从“宁江州……每春水始泮,辽王主必至其地,凿冰钓鱼,放弋为乐。”的记载可知,伯都讷是辽代皇帝春捺钵经常光顾的地方,是大辽国治国方略的策源地;伯都讷是金代的隆兴之地,现有“大金得胜陀颂”碑仍屹立在拉林河畔;伯都讷是辽代宁江州故地,域内的伯都讷古城在默默向人们诉说着当年的辉煌;伯都讷是辽和生女真的交界地区,其界壕就在伯都讷域内。打开伯都讷史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伯都讷虽几经兴衰,几度沧桑,但它的历史地位是不可替代的。特别是伯都讷域内诸多的辽金文化符号,需要我们深入探究,认真整理和传承。

宁江州和得胜陀都在伯都讷域内,宁江州大捷为伯都讷历史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为提高宁江、扶余乃至松原的知名度,平添了光辉的历史素材。作为伯都讷的乡人,在宁江州大捷九百年之际,更应潜心研究和彰显地域辽金文化,弘扬宁江州大捷的历史功绩,为城市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文化支持。

责任编辑:吴泓林